關於部落格
提供店內活動、消息、服務項目

分享工作心得、書本閱讀、生活趣事.....
  • 12485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新中譯本)《惡之華》推薦序

      或許可以大膽的說:任何喜愛文學、熱愛創作的人很難不被波特萊爾的詩歌吸引,因為我們某階段的人生總能在它的詩作中得到排解、釋懷,透過他熱切嚴謹的創作,彷彿對生命的樣貌輪廓,有了最直接想像和初次的感受……

 

從高一讀過胡品清女士譯的《巴黎的憂鬱 》就愛上了波特萊爾(Baudelaire,1821-1867),然後再讀到《惡之華》,有段時間,它對我而言就是代表著勇氣和自我,波特萊爾的文字和內心狀態都讓我那些無以名狀的情緒和不安的想法得到釋放和安撫。從懵懵懂懂開始與這個真實世界打交道以來,所獲得的混沌思想不斷地被提醒、翻攪,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洗滌、沉澱,思緒卻也逐漸清朗起來,生命的困惑和侷限,赤裸裸被呈現在文字(文學)中,經由《惡之華》,我打開了新的眼界。

 

或許因為從小在舊書堆長大,通過閱讀,可以輕易接觸到,在我出生之前,不同世代的人、事、物!當隨興、跳躍式閱讀成為我的生活習慣之後,讓我不自覺地進入大人的世界!我所看見、聽見的未知國度、花花世界,剛開始是樂園,是獨一無二的,但相對的,它是封閉的、模糊不清的!我彷彿跌入虛幻奇境,無法和太多同齡的朋友訴說、分享,從開始的新奇感到漸漸覺得沮喪,那些無法說出來的遙遠異鄉、綺麗幻想都充塞在腦袋裏。

 

生活經驗的差異讓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沒有太多交集,不可避免的陷入冥想苦思,好似自已是個不上不小的假小孩、小大人,幸運的是,書本帶給我困擾的同時也是帶我逃離現實的魔毯,我發現在閱讀中是沒有身份、年齡、國界的問題,在書的世界是沒有任何限制,藉由閱讀,我可以是任何人,幻想和現實的融會,無所不能,這個發現大大的滿足了我!這也是我第一次意識到:什麼是忘我!可以是《千面女郎》中演什麼像什麼那樣的陶醉,或是恣肆奔馳在沙漠中的三毛!

 

開始喜歡跟鄰居的大哥哥、大姊姊聊天驗證我所看見見的種種,晚上在店裏聆聽叔叔伯伯們交談,想像並觀察著大人的世界,白天在學校和同學朋友分享我的魔幻世界,許多腦中的小世界彼此搖擺、衝撞,從最初的好奇、困惑、模仿,到後來,漸漸無意識地,它們取得了某種恐怖平衡並和諧的存在著,且慢慢地啟發了我,讓我開始有了自已的角度去觀看週遭的人、事、物。我的生活似乎是絕妙組合,一如雙重房間,而我享受著,似懂非懂地穿梭其中,或許是天性開朗,在極大的差異下,我也安然度過幾年。但看似開闊、新奇的世界,其實是充滿太多的問號和為什麼,擺脫不掉的是:我開始因為知道的多,想要的也越來越多了,困惑與惶恐就接踵而來。內心深處始終有著無法訴說的幽微陰暗,在常規生活之下,隱約潛伏著有想打破框架的躁動心緒。

 

猶記得看到福樓拜的小說《十一月》裡的這段文字:

 

我的慾望沒有目的,悲傷沒有直接的原因。其實倒不如說,因為目的和原因太多了,因為無法明確斷定是哪一種目的或原因。所有的情思都像反映在同一面鏡子中一樣燃燒起來。我雖然謙虛,自尊心卻很強烈……

 

20歲的我,面對這些替我說出心中悲鳴的字句,無法遏止的激動。

 

總不清楚那些憂愁和不安怎麼來的?

 

我的憂傷總來得太輕易了嗎?如何控制我那易感、騷動的心呢!

 

該如何釋放在心中的種種?

 

努力思索問題的答案,同時嘗試尋求不同的方向,所有的結果只是二分法嗎?只能有對與錯嗎?

 

我的人生不一定需要人云亦云的肯定,不想只能聽從他人的建議和經驗,遵行常規,我亦嚮往所有的可能。不想放棄縈繞在腦中的想法,自由應是意志的實際行動……迎面而來的全是自己的聲音,混亂、迷惘、對立、矛盾 吞噬了我,想梳理思緒不知道要如何面對自己,我感到無可奈何。

 

因《惡之華》,我開始學習認識自己、和自己對話,真實面對自已的欲望和貪心,如何接受真正的自己?這段尋找自我的歷程,我認認真真,切切實實地走過。

 

《惡之華》是一本充滿矛盾和對立的寫實創作,追求精神至上,但也不放棄物質享受,無限的墮落後,下一刻即開始自省。完美與殘缺總是形影不離,展現生命所有的本質。讓我試著了解生命的無常與稍縱即逝,在自我矛盾衝突中尋求平衡,波特萊爾在我面前展示這碩大無比的綺麗世界,可以恣意觀看、宣洩,讓我易感多愁的思緒轉化成對美的理解和追求,學習以美去探索世界和心靈,永保赤子之心一如他對美的渴求。

 

當我非常篤定,堅持要去巴黎讀書,放棄有親人居住的美國作為出國的選項,現在想來也瘋狂,當時怎會有這麼大的勇氣和決心?在沒有朋友、連落腳的地方都未確定時,就一心一意往前衝,是什麽催促我,給我無比大的動力,讓我勇往直前──Paris,讓詩人又愛又恨,又無法逃脫的城市。或許是尋著波特萊爾的文字,他給我遠方的憧憬和芬芳,讓二十出頭的我忘卻恐懼,就帶著好奇心和無窮勇氣去面對未知的一切。

 

猶記得剛安定好的某個午後,站在橋上,望著前方被陽光撫摸,波光粼粼的塞納河,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生活在這座一直存在於想像紙頁的城市了,我對著遠方大叫,並不自覺的跳動著,直喊:「我在巴黎了!」

 

那看似不可抗拒的關聯、間接地開啟了我人生的另一扇窗,一如他的詩 〈Le voyage〉:

 

投入深淵,不管是天堂或地獄,只要在未知的深處找尋新奇。

 

那幾年巴黎生活紮實地滿足過我,也一如傳說,它有如永不消散的印記(饗宴)牢牢跟著我。

 

《惡之華》是波特萊爾一生的精粹,藉由生活景物表達出內心的感受、通過創作讓生活與想像互滲交融,展現出存在於情感意識中的新世界。詩人不斷地用創作來解析自已,面對自已的軟弱與欲望,創作之途亦是自贖之道,將人生的「貪、嗔、癡、慢、疑」都赤裸裸地呈現在那永恆的巨著中。

 

《惡之華》並非是一本人生指南,但它曾經給了我最及時的答案與安排。作為先行者的詩人,站在我們前面,將我們不自覺或無法面對的種種情狀,用美、用勇氣、用反諷、用寓意、用血、用淚等等,不惜出賣自已的「靈魂」,讓世人知道生命的深度、厚度和無常。不斷反覆咀嚼,在極大痛苦、對立、壓抑與虛無的倦怠中,淬煉出獨一無二的《惡之華》, 他的思想、體驗、人生、孤獨,在將近200年後的今日讀來仍叫人感動澎湃。它指出永恆的人生問題,直擊人們心中的黑暗;它的存在同樣喚醒偽善者的恐懽,並給予警告!面對懦弱的靈魂,逃避、叛逆、倦怠、鄉愿,是無法對付生命的惡絕,人生是場時間馬拉松,如何將生命的痛苦幻化成一朵璀璨無悔的花朵,也許在終點オ會有答案,只能甩開無用的空想往前行。

 

一年多前和老辜聊起出版社對於經典重譯的這個想法,相較於其他已出版的作品,《惡之華》在台灣一直沒有新的譯本出現,較完整的譯本除了杜國清和莫渝這二個版本之外,似乎沒太多出版社敢挑戰經典新譯。我想除了是法文著作,加上又是詩作,翻譯的難度,肯定是在商言商的出版社難以出手,但這部經典中的經典遲遲未有新譯,真的很可惜,加上前述譯本又都絕版多年,想接觸《惡之華》的讀者除了尋訪絕版舊書外,就只能透過大陸的幾種譯本。

 

突然在某個下午,老辜很興奮的宣佈決定要著手翻譯《惡之華》,並採用英、法、日三種版本相互交叉參考翻譯,立志要推出一個全新的《惡之華》新譯本,本以為是酒酣之際隨口說說的,沒想到他接下來的日子把網上看片的習慣戒掉,上臉書時間也减少,一個勁地勤跑書店找資料,信鴿法國書店、淳久堂、書林書店四處蒐訪。目標確立,對於這個長期挑戰,他可是一點都不馬虎。

 

甩開是不是法文專家這一世俗包袱,如同唐吉訶德懷著理想、不畏艱辛的精神,全心投入這場不算短的翻譯工程,就是這種不考慮結果、不畏懼的精神讓老辜越翻越順,他也笑說憑著勇氣,翻到後來,有如詩人降靈。雖說他是輕描淡寫,一笑帶過,想背後所付出的辛勞心血,絕不僅於此吧。在老辜接近完工的階段,台大出版中心重出杜國清的《惡之華》譯本與新雨出版將大陸郭宏安《惡之華》譯本引入台灣,足見老辜勇於挑戰經典新譯的先見之明。

 

我曾反覆苦思要寫出怎樣的序?最後我決定回到《惡之華》給我的最初感受,只寫波特萊爾給我的啟發和生命經驗。至於《惡之華》的解讀賞析、學術論述,不論是從歷史宏觀角度切入,或從詩學、美學的討論,已多如繁星,我沒有專業立埸的包袱,也不想再強調什麼「現代性」、「浪漫主義」、班雅明等等前人說法。拋開人名、學術名詞,我就想寫出一篇真誠坦率的序文,透過波特萊爾對內在生命的探索,真實呈現《惡之華》如何穿越時空,深深烙印在我的青春、我成長的痕跡上。

也感謝老辜給我機會,讓我可以拋開學術方式或文學角度,任性地以個人情感傾訴為主,以最誠實的抒寫獻給我心中最獨一無二的《惡之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