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提供店內活動、消息、服務項目

分享工作心得、書本閱讀、生活趣事.....
  • 12485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在台灣,裱書和裱畫的人多是合二為一的,因為兩者的方法其實是差

不多,只是在後期的縫線和裝訂上有比較大差別。這幾年慢慢出現專


業的裱書人,因為舊書古籍市場蓬勃之後,越來越多人看到這個技藝

沒有後傳之人,慢慢有年輕人人從裱褙畫轉向從事裱書。但目前的台

灣,應該還沒有完完全全的裱書師傅,有個別從事裱書,實際上他也

會做裱畫,更多是從裱畫延伸出去做書的修復。這兩者關係是很密切

也很微妙,台灣的市場沒那麼大,真的獨立裱書人不會超過五個。而

且,任何功夫都是需要重複練習的,這樣技藝才會有增進的可能,但

台灣本身沒那麼多古籍,市場小眾,所以作為從業人員,他們如果完


全只做裱書,我想是很難生存的,因此大部分都是裱書和裱畫一起

做。

對於裱書師傅,有一點我感受很深。以前我在巴黎讀書,看到很多修

復學校,不論是家具還是古籍,甚至有做布面修復的,每年都有至少

幾十名專業的高級人員修成畢業,他們在博物館裡被當作藝術的修復

大師。但在台灣,這幾年才開始有研究所開設類似裱畫、裱書的課

程,而此前裱書人都只是被看作工匠。我想,大陸的情況應該也大抵

相似,所以樹立一種正向的觀念是很關鍵的,我們想要去推,讓人知

道做這件事是有使命感的,是有文化意義的,所有的博物館、藏書

樓,如果沒有這些“工匠”,那些珍貴的物件就不可能流傳到現在。那

些都是他們的功勞。

至於收上來的物件是用來拍賣還是店內銷售,事先有個稍微的篩選。

篩選沒有具體的標準,大概是從版本和年代上去考量,像清代以前的

書籍以及數量少的珍貴版本大部分會考慮拍賣。不過這些都不一定

的,如果有自己熟悉的藏家客人來買,我們會優先考慮他們,因為我

們希望把書給需要它的人,懂它的人,我們當然會想知道它最後到了

誰的身邊,這是我們一直在追求的。若東西很珍貴但又不能知道最後

會在誰的手裡,這種情況才會拍賣了,我們委託給拍賣公司。我們跟

像中國書店等拍賣公司長期往來,東西拍賣前他們會先審核,上拍之

後離你真正拿到款項的周期大約是三個月時間。拍賣的過程完全委託

給拍賣公司,有人得拍,拍賣公司通知其來舊香居取書付款,買賣雙

方再按照事先的契約付給拍賣公司佣金。這就是基本的流程。

作為一家舊書行,它的作用不僅是讓古舊書籍的價值得到體現和提

升,還包括讓更多的人投入進來,這個影響是慢慢培養起來的。我們

是第一家自己做展覽的舊書店,父親那一輩的老書人或老藏家,他們

對舊書的價值非常了解,但是怎麼讓後來的年輕人去碰觸在電子化年


代無法碰觸的東西呢,展覽就變得很重要。我們除了做老書、老信件

的展覽外,還做了老課本的展覽,年輕人的反應很大,因為他們看到

了爸爸輩和爺爺輩讀的書。而且展覽還起到另外一個作用,這個作

用,也是我們一直在推的,那就是,這些書對我們來說很珍貴,但一

些朋友不一定知道,若以為爺爺的舊東西沒用就扔掉,這是很可惜

的。不見得要教育他們來買賣舊書,但至少可以讓他們知道,一些舊

東西是要被保留下來的,也許他們不需要但是會有人需要。讓這些觀

念得以推廣,有時候甚至比我們去收藏,去修復更重要。


以前台灣做舊書會被視為賣便宜的二手書,我們剛開始要去樹立“專

業”二字的時候,也是走過大家質疑的一個階段。好在這幾年大家都在

認可,這部分也算是我們對舊書界的小小貢獻,讓大家正視舊書店。

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是不可為,而是你要怎麼去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