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提供店內活動、消息、服務項目

分享工作心得、書本閱讀、生活趣事.....
  • 12485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François Fléché「林中漫步」素描插畫展

 



傅自華(François Fléché)是色情畫家?在我們看來,他是那麼接近超現實派的精神,如果說超現實派的藝術家試圖打破一切涉及性行為的禁忌,那麼他們的取向其實也和網路上排山倒海的色情相差不遠。安德列.布列東在小說《娜嘉》(Nadja)中不是寫了麼:「我總是不可思議地期待著夜裡,在樹林中,和一位美麗而赤裸的女人相遇.......。想像這樣的相遇,並不那麼瘋狂…...我覺得一切都靜止了,啊!我不再處於寫我所寫的狀態。我喜歡這種狀況,畢竟在所有狀況之中,這可能是我最失去理智的時候。我想,我甚至沒有逃離的意思(那些恥笑最後這一句的人是豬玀)」?傅自華在他的畫裡用各種形式來描繪性行為(單純的交媾、多重體位、口交、女人和多位伴侶做愛等等),然而在此,那終究也只能是再現,而不是別的:比如書中的情節,或是戲院銀幕上的表演。畫中的觀眾就像是抽離的觀察者(不少人好像心不在焉,頗令人驚訝),有時甚至近乎解剖學家,而不大像是在色情中追求興奮的業餘愛好者。對他們來說,同樣的,一切似乎都靜止了,至少是暫時地,而性關係也轉變成一個極其令人困惑的片刻。

這種性關係,在某個無可挽回的質疑點上,會在它自身的空洞之中衰敗下去。同樣是透過這種性關係,傅自華的想像世界在這裡也一再出現可逆轉的轉化,風景化為女體,女體化為風景。這是不是執迷呢?當然是的:這種執迷,就執在於從呈現出來的事物中切取出一件事實、一個元素,透過聯想,它們剛好可以當成是開始去組織混沌的起點,開始去創造一個有秩序的現實的起點,儘管在事實上,這個有秩序的現實很可能是完全瘋狂的。維托德.龔波維奇(Witold Gombrowicz)問過一個其實滿修辭性的問題,因為其中已經包含了肯定的答案:「現實,就本質而言,是執迷嗎?」傅自華也給了我們他的答案,而且和這位二十世紀的偉大作家非常接近,也就是讓我們走進他的執迷之中。 


在傅自華秀給我們看的畫作之中,女性無所不在。這很明顯。但再靠近一點看,我們仍然可以捫心自問,最終讓女體和風景產生關聯的,不正是和恥骨處的陰毛、和外陰部的毛髮有關的一切?陰部不正像是樹林中一眼隱密的水泉(我們又回到了布列東?),就像中世紀的小說中,騎士往往得冒著生命危險前去尋找的諸多魔泉之中的一眼?不過確切地說,重要的是樹林本身這樣的空間,這個西方的想像世界中最關鍵而不可或缺的元素。


我們不敢肯定,他名字裡的箭(譯注:畫家的姓Fléché意為「以箭號指出」,源自法文的,Fléché「箭」),那些在他畫中有著標誌作用的箭(啟動龔波維奇小說《宇宙》中的執迷過程的那枝箭),就是以這座既情色又色情化的樹林所打磨出來的?



Emanuel Villeminot

翻譯:郭光宇

 

本展覽因涉及成人議題,未滿18歲請勿入場觀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